欢迎访问历史随心看

中国历史 抗战历史 英文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> - 正文

公元前195年二月,刘邦离开了家乡

2021-02-20 15:15:59 历史 历史网 340°c
A +  A -

公元前195年二月,在沛县老家纵酒狂欢二十多天后,刘邦怀揣着温暖浓厚的乡情,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家乡。

刘邦强忍着箭伤复发的疼痛,经过十多天的车马劳顿,他终于回到了长安。

刘邦刚入皇宫,就有密报说燕王卢绾要投降匈奴了。

刘邦实在难以接受卢绾叛变的事实。

他俩一个村子,又同年同月同日出生,从小到大都形影不离,不论祸福都生死相随,是一对比亲兄弟还亲的生死兄弟,卢绾还是沛县班底里唯一封王的人。

刘邦觉得连卢绾都要背叛自己,天下还有何人值得信任?刘邦急火攻心,引发旧伤,吐血数次。

吕雉传来御医为刘邦诊治。

御医把脉后面带难色,吕雉赶忙问道:“陛下之疾,可有办法医治?”御医心头跟明镜似的,刘邦大限将至,已熬不过三月,但如果实话实说,他的脑袋断难保全。

御医是个谨慎之人,他回吕后道:“陛下所患乃心火之疾,又旧伤复发,须静心静养,精准用药,方可痊愈。

就怕陛下不配合,另外也怕国事滋扰。

”御医这话说得四平八稳,滴水不漏。

刘邦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,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大限将至,这是他的底牌,提前曝光自己的底牌对大汉江山来说,实在是太危险了,各方势力都会蠢蠢欲动,朝里朝外都会惶恐不安。

刘邦故意对御医一阵大骂:“我本一介布衣,提三尺利剑而取天下,都是上天的安排。

我的命数是天意,就算是扁鹊在世,又怎能窥测天机、左右天意?我不需要你看病,拿五十金,立即给我滚蛋!”赶走御医后,刘邦下令禁卫军封锁宫门,无传召任何人不得入内。

他要测试一下,看谁会闯宫而入。

如有,此人必将成为太子继位后无法挟制之人。

一连十多天,刘邦既不上朝,也不接见任何人。

樊哙终于忍不住了,他喝退卫士,闯入内室,见刘邦躺在一个宦官身上。

樊哙见刘邦已经衰老至极,不由痛哭流涕,说道:“陛下当年诛秦伐楚,何其壮也!如今躲在深宫不见群臣,却独与宦官共处,您难道忘了赵高的教训了吗?”刘邦假装笑嘻嘻地说:“我只是想休养几天而已,你们不必大惊小怪!”尽管刘邦知道樊哙是绝对的忠诚,但依旧对樊哙起了杀心。

他琢磨着如何干净利落地除掉樊哙,这樊哙胆子太大,刘盈绝对控制不住他。

吕家和他关系不同一般,万一有个什么变故,大汉江山就危险了。

过了几天,刘邦接到密报,说樊哙要在他死后杀掉戚夫人和刘如意。

他更是坚定了除掉樊哙的决心,心里也有了除掉樊哙的办法。

随后,刘邦召樊哙入宫。

他对樊哙说:“我这么多兄弟部将,一个一个都反了,连卢绾都背叛了我,只有你自始至终都忠诚于我。

你替我出征讨伐卢绾吧!”樊哙请示刘邦说:“如抓住卢绾,是杀是留?”刘邦答道:“毕竟兄弟一场,别杀了卢绾。

把他抓回来,我要问问他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!”樊哙领命而去。

过了十天,刘邦估计这樊哙到了燕地。

他立刻召来陈平和周勃,密令陈平和周勃立刻赶到樊哙军营,诛杀樊哙,由周勃继续领兵讨伐卢绾。

刘邦的算盘确实打得很精明。

他让樊哙领兵出征,实际上是想调开樊哙,这样吕后就无法察觉更无法干预。

樊哙死后,吕后的势力就大大削弱。

让陈平和周勃杀樊哙,是想把陈平和周勃变成吕后的敌人。

特别是周勃掌握兵权,可以为刘氏江山保驾护航。

关于朝中大事,刘邦也还不放心。

他觉得自己已经时日不多,是该对吕雉和刘盈作最后一番交待了。

刘邦客气地对吕雉说:“你是我的结发妻子,盈儿是我俩的嫡子,传位于他是理所当然的。

你要替他守好大汉江山,刘家天下要代代相传,勿让外人觊觎。

”吕雉点头应允,旋即问道:“我只是一妇道人家,朝中大事当由丞相替盈儿打理。

萧相国也快不行了,谁可以接替他为相?”刘邦知道吕雉要问这个事,索性就把后面人事安排一股脑地说了出来:“萧何之后,曹参可以为相!曹参之后,王陵可以为相,陈平辅之!周勃既稳重又忠诚,可以当太尉,安我刘氏江山者必勃也!”吕后又问后面的人选,刘邦苦笑着说:“这以后的事,只有天知道了!”吕雉是个聪明人,立刻就品出了刘邦的深意,她知道这是刘邦在暗示她莫要干政。

随后,刘邦又握住刘盈的手,语重心长地说:“为父只交代你一句话,善待你的兄弟,善待刘氏子孙!”交代完后事,刘邦就等着陈平和周勃诛杀樊哙的消息。

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狡猾的陈平算盘打得更精,他怕得罪吕后,只是把樊哙抓了起来带回长安。

还在半路上,刘邦就天命已尽,于四月甲辰崩于长乐宫。

尽管后世之人评论刘邦是一位流氓皇帝,但刘邦对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贡献极大,不容抹杀。

史学界也有一种观点认为,刘邦才是拿起秦始皇的接力棒一统天下之人。

秦始皇做的嫁衣,刘邦穿得妥妥帖帖漂漂亮亮的。

历史随心看,分享好看历史

  选择打赏方式
微信赞助

打赏

支付宝赞助

打赏

标签:刘邦

发表评论

评论暂时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