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历史随心看

中国历史 抗战历史 英文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> - 正文

登基仅两个月的汉宣帝下了一道匪夷所思的诏书

2021-02-20 15:20:06 历史 历史网 300°c
A +  A -

公元前74年秋,登基仅两个月的汉宣帝下了一道匪夷所思的诏书,内容竟是一则“寻物启事”。

诏书说:“我在微末时有一把旧剑,现在我非常怀念它,诸位爱卿能否帮我找回来呢?”这道诏书看似荒唐无趣,却是一个富贵不忘本的丈夫对糟糠之妻最长情的告白。

虽是寻剑,却也是亮剑。

尽管他登基不久且手无实权,但为了回报结发妻子,为了兑现海誓山盟,刘病已面对权倾天下的霍光,勇敢地选择了说“不”。

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。

两个月前,霍光废掉在位仅27天的刘贺,立刘病已为帝。

此时的刘病已毫无根基,只是霍光手中的一个傀儡。

霍光虽没有谋逆篡位之心,但老谋深算的他把一切都安排得滴水不漏。

他打算让女儿霍成君当皇后,可刘病已在民间已经娶妻生子,所以霍光很有策略地将许平君封为婕妤,让皇后之位虚席以待。

一个月后,霍光把女儿送入后宫,也封为婕妤,这样霍成君和许平君就可以平起平坐了。

对于这种安排,初登大宝的刘病已哪敢反对呢?果不其然,霍成君入宫仅一个月,霍光就唆使亲信上表议立皇后。

刘病已虽在民间长大,但却聪慧过人,他一眼就看穿了霍光的企图。

在刘病已心中,皇后的位置当然要留给许平君,因为她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,是用温暖抚平自己心灵创伤的人,是自己穷困潦倒时毅然决然嫁给自己的人,是颠沛流离之下给了自己一个家的人。

大臣们多是趋炎附势之徒,习惯了见风使舵。

立后的提议一出,他们就纷纷表态请立霍成君为皇后,支持许平君的人一个也没有。

这也难怪,他们谁敢明目张胆地得罪霍光呢?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,孤立无援的刘病已还真想出了办法,一点都没有浪费刘氏子孙聪慧且狡黠的基因。

既然不能与霍光硬碰硬,刘病已就采取拖延战术。

刘病已非常清楚:霍光为了避嫌,不会自己提议立霍成君为后,以免瓜田李下落人口实,但霍光会安排亲信冲在一线,然后躲在幕后遥控指挥。

所以大臣们提议霍成君为后,刘病已一概不表态。

这一下大臣们疑惑了,他们开始揣摩皇帝的意思。

在朝堂上,总是有对霍光不满之人,他们虽然惧怕霍光,但大汉江山毕竟是刘家的。

因此这部分人开始站出来,尝试着提议立许平君为皇后。

刘病已仍不表态,反而霍光很尴尬,他更不好出面反对。

这样一来,支持许平君的人逐渐多了起来。

刘病已觉得时机已到,于是他下了这道寻剑的诏书。

刘病已用如此巧妙委婉的方式,也是为了给霍光留足了面子。

现在还不是和霍光翻脸的时候,该忍的要忍,该让的要让。

霍光见朝堂上风向已变,便以退为进,支持立许平君为后。

霍光觉得:新皇登基,总要给他一点甜头,硬扛下去只会两败俱伤。

刘贺才被废黜,总不能再把刘病已废了吧!再说许平君是刘病已明媒正娶的发妻,立为皇后也说得过去。

只要不把许平君的儿子刘奭立为太子,那霍成君就还有机会,只是暂时委屈自己的女儿了!公元前74年11月19日,许平君被册封为皇后。

当晚,刘病已深情地对许平君说:“我出生不久,就失去双亲。

在我落魄寒微时,你义无反顾地嫁给了我。

你不止是我的发妻,更是我的第一个亲人。

如今我做了皇帝,若不能替你争来皇后之位,又怎能对得住你的一往情深呢!幸运的是,我总算没有辜负你!”许平君也动情地说:“在你闯进我心里的那一刻起,我已决定和你不离不弃。

就算没有这皇后之位,也丝毫不改我白头到老的决心。

” 就这样,他俩幸福的日子又持续了两年多。

公元前71年,许平君为刘病已产下一女。

原本是一件高兴的事,却变成了刘病已一生的伤痛。

霍光的夫人见霍成君入宫三年未有生育,许平君却连连诞下子嗣,不由心生嫉恨。

霍夫人买通医官淳于衍,给许平君的汤药下了毒。

许平君临死时,替刘病已擦拭着眼泪,恋恋不舍地说:“夫君,这些年你为了我,一直委屈着自己。

现在我不再是你的包袱了,你要做回自己,当个好皇帝,不要替我报仇,照顾好我们的儿女就行了。

我死后葬在南园,你若想我了,就去南园看看,陪我说说话。

”说完,许平君便气绝身亡。

刘病已痛失爱妻,悲痛欲绝,哭得肝肠寸断,晕厥了几次。

刘病已当然知道这事是霍家干的,原本他没有诛灭霍家的打算,但许平君无辜惨死,让他心里埋下了深深的仇恨。

刘病已立下毒誓,定要霍家为他的爱妻陪葬。

为了麻痹霍家,刘病已立霍成君为皇后,并给了霍家人很多封赏。

公元前68年4月,刘病已终于用时间和忍耐熬死了霍光。

少年老成的刘病已一边用皇帝之礼安葬霍光,另一边却开始着手准备诛灭霍家。

公元前67年,刘病已用计解除霍禹兵权。

一年后,霍家满门被诛。

全面掌控朝政大权的刘病已,并没有忘记许平君。

他时常去南园祭奠爱妻,想起过往的种种恩爱,他都泣不成声,久久驻足,不肯离去。

几十年一直如此,直到他去世。

这就是故剑情深和南园遗爱的典故。

刘病已不弃糟糠,为后世帝王树立了人格的新高度,也为天下男子诠释了什么是大丈夫。

这段爱情情丝悠长,气贯古今,两千年不朽,至今仍可直达灵魂。

历史随心看,分享好看历史

  选择打赏方式
微信赞助

打赏

支付宝赞助

打赏

标签:汉宣帝

发表评论

评论暂时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