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历史随心看

中国历史 抗战历史 英文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故事> - 正文

短篇小小说:名剑_小小说

2020-07-16 20:03:37 历史故事 雾峰山下浪荡汉 335°c
A +  A -

原标题:短篇小小说:名剑

雁荡山下,驿站。

一壶香茗,几盘茶点,对着茶棚后雄伟矗立,钟灵神秀的雁荡山,叶霜感受到一种说不来的舒适。看着四方,每每触及熙来攘往的旅人,叶霜总投以着亲切的微笑。

叶霜的眼神十分亲切,不管男女老少,任谁看了都觉得舒服,回以相同的微笑。只有一人除外--“叶霜,久等了。”冷漠的语气,霜罩的脸庞,此人正是夜叉刀-常非。

“不,是我早来了。”喝了口茶,叶霜淡淡的微笑。与常非师出同门的叶霜也非泛泛之辈,以著名剑“无厚”,叶霜出道至今仍是享誉剑界的高手,遂有“名剑圣手”之称。

今日,正是“名剑”斗“一刀”的日子。

叶霜朝着对面位子微一摆手,道:“坐。”

常非还是站着,动也不动,也眼皮也不眨一下。叶霜见状,微微一笑,问道:“怎么不坐?”

“我来这里,是为了决斗,不是同你品茗。”

“天下剑客何其多,为何你单单挑中我?”

“因为我是高手。”顿了一会,常非续道:“只有一个高手,是不会有所谓的传说的。传说,是要有两个地位相同、实力相当的高手,这才有那惊天动地的对决,流芳千古的传说。”

点点头,叶霜深感认同。“那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接战吗?”露出了调皮微笑,叶霜续道:“因为我也是高手。”

“哈哈哈!”两人相视大笑,笑声中却有着两人的不同。常非的笑是制不住的自信,狂傲之笑;叶霜的笑是管不了的童心,兴奋之笑。

笑声停,常非转头便往店外而去,叶霜拿起了“无厚”,跟在后面。两人越走离驿站越远,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,四周已是荒郊遍野。

看着四周,叶霜道:“常非,你我师出同门,自幼拜在冷江老叟的门下学艺,今日我俩的对决,我希望点到为止。”

常非冷哼一声,道:“你学冷刀诀不成,弃刀习剑,辜负了师父的期望,还敢自称是是冷江老叟门下,羞不羞啊!”

“常非,你错了。我才是师门中真正领悟冷刀诀的人。”

“笑话,你若真是领悟冷刀诀,那我算什么?”说到气愤处,“锵”的一声,常非拔出了长刀,道:“多言无益,今日你我约战,为的就是分出高下,拔出你的剑!”

叶霜右手握着剑柄,信手舞了一式的潇湘,道:“唉……打从出道说到现在,真不知要我说几次,“无厚”本就无厚、无锋、无刃,拔与不拔,已不重要。”

“既然如此,受死来!”话语未歇,常非身已高跃,寒光四闪,快刀漫舞天际,由上至下,刀刀直取叶霜周身要害。

白刃临头,只见叶霜左手写意的伏于背后,右手持着连鞘剑,淡然的化解刀势。挑、拨、缠、旋,叶霜剑剑守,步步退,以着四两拨千斤,避其刀锋。

反观常非,快刀直取,咄咄逼人,虽不落败势,却也未占上风。

刀势一变,常非使出了冷刀诀中最为凶残的一式“九鬼拔刀”,刀势轻、灵、快、巧,隐含凶、残、毒、辣,极端之招,皆是索命之刀。

同时间,叶霜也施展出了“九鬼拔刀”。不再躲,不再闪,叶霜后发制人,不缓不急,剑舞刀意,虽不伦不类,却有着别异的风格,

名剑对快刀,常非招招变,式式换,不一会儿,常非已换了三十六招、七十二式,但叶霜仍是“九鬼拔刀”,没有换招。

就在常非疑惧时,叶霜抢在常非之前换招,一招“仙鹤舒翼”,朝着常非的刀背上磕了下去。“鏮锵”一声,长刀立时碎裂。

退!退!退!常非倒退三步,看着手中断刀,常非以着惊骇的语气说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舞了个剑花,叶霜一边收招,一边说道:“方谗的过招,冷刀诀你使得是淋漓尽致,这点我要夸奖你。但你知否,我只用一招败你。”

“败你,我只用冷刀诀第九式-“九鬼拔刀”。这招你是再熟习不过了,只是我以剑代刀,当中的奇诡之形,已使你忙不迭地。我一直不变招,就是要你清楚剑招,等我的剑招老了,我再将“九鬼拔刀”转化为“仙鹤舒翼”。此招是我习剑时,从“九鬼拔刀”所领悟来的,留其轻巧,去其凶残。”

“你要破招,不难!只是你碍于眼前所见,错过了制敌时机。”叶霜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常非,武学不是尽学,传承也非全承。”

常非鸦指恨声道:“叶霜,你别得意,来日方长,今日我不是败在你手上,而是败在“无厚”手上,假以时日,我会手持名刀,卷土重来。届时,你我不再是分出胜负,而是分出生死。”

“依恃神兵,岂是高手所为。常非,我实在是高估了你。”就在叶霜发声的同时,“无厚”也随着拔出,刺向常非,银光稍闪即逝,穿过了常非的咽喉。

无伤,无血,无口子。什么事都没发生,只是一道光闪过了常非的咽喉而已,一道摸不着边的光。

“无厚”不是名剑,它根本是一把断剑,残着半尺的锈铁,就连锋刃也已消失。

这,就是十大名剑之首的“无厚”。

跪倒于地……

常非,败了……

  选择打赏方式
微信赞助

打赏

支付宝赞助

打赏

标签:常非

精选评论

  

      
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