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历史随心看

中国历史 抗战历史 英文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> - 正文

公元前196年,淮南王英布造反

2021-02-20 15:15:32 历史 历史网 47°c
A +  A -

公元前196年,淮南王英布造反。

六十一岁的刘邦御驾亲征,虽平息了叛乱,但刘邦不幸被流矢所伤。

随行的御医劝他赶紧回长安休养,而他却执意要回家乡看看。

自举兵起义离开沛县,刘邦已经十四年没有回乡。

这次受伤,他明显感觉到身体大不如前,留给他的时间恐怕不多了。

再不回乡看看,今生今世都难有机会。

虽然贵为天子,但刘邦在家乡面前,还是紧张又急切,忐忑不安且坐卧不宁。

近乡情更怯,古往今来所有返乡寻根的游子,家乡总能释放出这种独一无二的魔力。

乡亲们特别热情,恨不得把家里所有好吃好喝的都拿来招待刘邦。

刘邦老家隔壁的张大爷,专门挖了泥灶,给刘邦烤了叫花鸡,刘邦嘴馋得口水直流。

刘邦问张大爷:“你怎么还记得我喜欢吃叫花鸡呢?”张大爷也不拐弯地说:“你年轻的时候,偷了我家的鸡,就是烤的叫花鸡呀!”张大爷的儿子连忙拉着父亲的衣角,示意张大爷不要冒犯天子威严。

刘邦倒是一点也不介意,还补充了一句:“算下来,我和卢绾好像一共偷了你家五六只鸡!”说完,刘邦忍不住大笑起来,赏了张大爷一百金。

村里的李大婶拿来一篮子鲜枣,刘邦伸手就抓了一颗吃了起来,不停地说道:“真甜,还是小时候的那个味道!”李大婶当然知道,她家的枣树也没少被刘邦光顾过。

刘邦心知肚明,也赏了李大婶一百金。

就这样,刘邦年轻时那一件一件的糗事被开心地“揭发”了出来。

刘邦走进自家老宅。

小院中的那个石磨还在,长了一些青苔,仿佛在痴痴地等着主人归来。

刘邦围着石磨转了几圈,他回忆起年少调皮捣蛋时,被父亲用竹笤帚追着打,而他则绕着石磨躲躲闪闪,父亲总也打不着他,他明白父亲只是吓吓他而已。

他走进屋内,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个遍。

尤其是他和吕雉的房间,这房间的屋顶上有很多破洞,一下雨就要漏水。

新婚之夜,刘邦开玩笑对吕雉说:“这就是名符其实的洞房”,而吕雉则幽默地回答:“房子虽破了点,但也算别有洞天!”他觉得好笑,又觉得悲凉,当年温婉贤淑还爱撒娇吃醋的小娘子,如今也变成了连自己都要防备和忌惮的政治女强人。

刘邦叹着气离开祖屋,来到了曹氏当年的酒坊。

酒坊早已破败,若不是沛令让人修缮过,根本就无法踏脚入内。

这个酒馆,刘邦有着极其深刻的记忆,他前半生的娱乐生活都在这里度过,是他真正的快乐大本营。

当年,他的发小玩伴,他的兄弟马仔,他的狐朋狗友,就是在这里喝酒聚会、猜拳行令、嘻哈逗闹,就是在这里谈人生、论天下、聊女人。

觥筹交错之间,高谈阔论之余,这帮人马竟替他打下了大汉江山。

想起曹氏,刘邦最为愧疚。

她守寡在家,却为他生下私生子,曹氏从未提过任何的一点要求,刘邦在那里大吃大喝,她还从未收过酒钱。

特别是刘邦成亲时,曹氏不吵不闹,反而淡然地说:“我只是一个寡妇,终归上不了台面。

你要对新媳妇好一点,不要寒了别人的心。

你若觉得心中有愧,就好好照顾咱们的儿子!”刘邦称帝后,也曾想接曹氏进宫,曹氏却主动陪儿子刘肥去了封国。

刘邦一想到吕雉和戚夫人之间的明争暗斗,才豁然发现唯有曹氏对他是真爱,自始自终,曹氏都对他无欲无求,而其他的女人只是爱他的权力罢了。

村西口的大戏台搭好了,宫廷的舞师和乐师带着沛县一百二十名青壮男女正紧张地排练,过几天这里将有盛大的歌舞表演。

樊哙曾经卖狗肉的铺子也在村西口。

这个狗肉铺子,现在由樊哙的同族远亲兄弟在打理。

樊哙功成名就后,他的樊氏卤狗肉便成了当地的一道名菜,在沛县还开了很多分铺。

刘邦还特意尝了一块,味道还是和以前一样香糯和筋道。

这些日子,刘邦沉浸在乡情的温暖中,天天和乡亲们开怀畅饮,一点都不顾及身上的箭伤。

御医劝过他无数次,刘邦听多了十分烦躁,还差点把御医杀了。

刘邦说:“朕乃天子,受命于天。

是死是活,岂由尔等操控。

朕已过天命之年,多活一天都是上天的恩赐。

就算明日要死,也得让我今日把酒喝完!”从此御医不敢再劝,旁人更是不敢多言。

歌舞表演盛况空前,丰邑的百姓几乎全来了。

随天子出巡的宫廷艺人及沛县民间舞者,他们轮番上场、交替表演,让乡亲们大饱眼福。

特别是最后压轴的歌舞,宫廷艺人、沛县子弟、天子仪仗队、禁军护卫队各一百二十人同台表演,他们时而引吭高歌,时而翩翩起舞,时而模拟两军对阵,时而模仿田间劳作。

歌舞结束时,刘邦再也按耐不住,亲自上台击筑,并慷慨而歌: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。

”全场所有人都随之吟唱,顿时场面壮阔磅礴,气势如虹。

刘邦更是感慨万千,心潮起伏,热泪盈眶,泣数行下。

在乡亲们的挽留下,刘邦又停留了三日。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刘邦还是要回长安了。

当他踏上銮舆时,他又成了漂泊异乡的游子。

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,有一种孤独叫富有四海的孤独,有一种无奈叫君临天下的无奈。

刘邦庆幸自己回了一趟故乡,在生命即将逝去之时终于有了一瞬的凡夫俗子的温暖。

而这份温暖过后,他又要做回冷面薄情的孤家寡人。

那首发自肺腑的《大风歌》,何尝不是他提前写下的墓志铭!历史随心看,分享好看历史

  选择打赏方式
微信赞助

打赏

支付宝赞助

打赏

标签:淮南王
推荐阅读

发表评论

评论暂时关闭